淄博旅游欢迎您! 淄博 晴 东北风3-4级
首页 > 出游推荐

西冶工坊:推动琉璃走向世界

发表时间:2017-03-06 分享:

西冶工坊的当家人叫李志刚。李志刚是个有故事的人。

  一段跻身淄博蟋蟀协会会长的传奇经历,让我们看到李志刚是一个执着、认真,要做就要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而他的雅兴可不仅仅止于斗蟋。他曾是国营企业后备干部、曾起意打拼海南、干过银行储蓄所主任、驻厂信贷员,均有声有色。创立“仁济堂”,更是风生水起。他最大的夙愿就是复兴博山近千年来的琉璃艺术,把博山琉璃做到国际上去。

  他不是挣够了钱,闲情逸致地做琉璃;更不是以做琉璃,以图挣到更多的钱。他的心中有一个琉璃梦。

  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上午,我在西冶工坊见到了李志刚。

  谈到他的“仁济堂”已是家喻户晓、口碑不凡,为什么还要跨界移师,去做琉璃呢?这个问话触到了他的敏感处,他如数家珍般敞开了话题。“我出生在琉璃之乡,在西冶街长大,从小就是玩琉璃弹子长起来的,博山琉璃为我的童年烙上挥之不去的印迹。博山陶琉文化历史悠久,享有‘中国琉璃之乡’的美名。不仅有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元代古琉璃窑炉遗址,而且明朝初年就开始向朝廷进贡琉璃产品了,奠定了明清两代中国琉璃制造中心的地位。可是,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博山美术琉璃厂停产以后,博山上千年的传统琉璃产业面临断代的危险,更加令人担心的是,许多博山琉璃制造特有的技法和产品也濒临失传。作为一个博山子弟,一个博山的企业家,心里既感到难过也有沉甸甸的责任感,总要为重振博山琉璃做点什么。”

  李志刚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当年。是的,当年“仁济堂”因为精准的定位和良好的经营一炮打响。毕竟是一个商贸企业,没有固定资产的沉淀,商业也难以做大。李志刚的心里有些不够踏实。2009年,他开始着手从荆山买了17亩地,建一个医药仓库。一次前往合肥工业大学考察的过程中,李志刚看到了两个新项目,一个是硬质合金铸造,一个是水晶钻石坯料。水晶与琉璃都属于不规则晶体,博山是有名的琉璃之乡,生产水晶也应该驾轻就熟。“仁济堂”的医药仓库变成了淄博赛奥玻璃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厂房,但由于市场因素,水晶钻石坯料项目被迫下马。

  2012年的春节,出奇的寒冷。依照民俗,天大的事过了年再说。李志刚却不容自己有片刻的休息。水钻坯料项目,他掌握了水晶原料配方,同时也掌握了大量的博山琉璃配方,如果将琉璃与水晶的配方特点进行整合,是不是可以开发出不同以往的产品特质和更高品质的琉璃?他脑际间的光点逐渐转化成一条闪光的通道。他从博山、上海诸多琉璃工艺大师的交流中获取教益,不明晰的地方通过研读攻克,这段时间,他重温了《玻璃工艺学》《玻璃原料与配方》等专著,系统梳理了从原料、熔化、成型、退火等工序,拿定了改产高档琉璃工艺品的主意。博山琉璃有一个主打品种是套料,不同料性、色泽的原料融合一体,必须要解决膨胀系数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问题,李志刚进行了大量的演算,在不同材料的投料量、投料比方面得出了无数公式。春节后的整整两个月,李志刚钻进了他的实验室,用坩埚实验一个个地验证他的套料配方,取得满意结果。

  当年6月,新的琉璃生产线即投入生产。先进的理念与技术装备,精准的技术细节掌握,让李志刚脑海里演绎了无数遍的高端琉璃梦一件件梦想成真。叫人称奇的是,李志刚既是总工程师,又是总工艺师,从原料、熔化、成型、再成型、退火、深加工等等琉璃制造的各个环节,能够在技术上难住李志刚的问题几乎没有。一件件品相端庄、创意新颖、品质空前的琉璃珍品走进了当代琉璃艺术的殿堂。这些产品是最完美的传承,又是最前卫的创新。首先,在硅的使用上独辟蹊径,降低铁和铬含量至万分之0.8以下,大大提高硅的含量和纯度,使每一件艺术品具备前所未有的明度和亮度。其次,引入大量稀土原料着色,得到鲜有的色彩和质地。这样一来,博山琉璃便可以不仅享有祖传的三大件(鸡油黄、鸡肝石和松石绿),还可以添加氧化镨求得青绿和镨绿,添加氧化铅得到高亮度瓷白,添加氧化铒则可以出现铒红(一种类似粉白桃瓣的浅红)。利用新元素对老配方进行改造,也是一件值得钻研的事,例如博山茶晶的老配方,是以硫磺、木炭着色,也可以使用某种硫化物,加上小麦面粉,可极大提高其热稳定性。在复原一系列传统名贵琉璃材质的同时,还把濒临失传的手造琉璃套料、搅料、垛料、古法撑制鼻烟壶等工艺重新发掘整理出来。短短两年的时间,西冶工坊生产的产品花样即达千余种。在国际陶瓷博览会上,琳琅满目的琉璃艺术品,赢得了中外人士的青睐,人们爱不释手,争先抢购,引起了国内外业界的关注。很快,西冶工坊便以高端的产品质量、足够的产品规模、热情到位的服务,奠定了在国内业界的领先地位,一批批精美的琉璃艺术品走向国内外大雅之堂。

西冶工坊能在不长的时间内迅速崛起,有何独到发展的秘诀呢?

  首先是得益于准确的企业战略定位。琉璃生产伊始,他们就秉承着“传承琉璃工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使命,走出一条传统文化产业与当代文化创意有机结合的发展路径。李志刚看到,博山琉璃龙头企业虽然成为了历史,但散落民间的宝贵琉璃文化遗产还没有失传,以抢救和拯救的心态,花费大量人力、财力、物力,进行传统配方、传统技艺的挖掘整理恢复,很快见到成效,使企业步入持续稳定发展的道路。

  其次是注意了具体产品的定位。博山是闻名遐迩的琉璃之都,琉璃生产历史悠久,在众多中小琉璃企业的竞争中,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产品、拳头产品,很难在市场竞争中立稳脚跟。淄博地区的很多琉璃工厂大多都是在重复原来的设计和工艺,甚至十几年来都是生产同样的产品,鲜有创新。这显然与迅速变化的市场需求和日新月异的文化产业发展不相适应。因此,西冶工坊十分注重产品研发,以“千年历史、薪火相继、大师风范”为宗旨,夯实制造高端手造琉璃艺术品的定位,一件件、一批批精美的手造琉璃精品走向了大江南北。

  再即注重了人才资源的挖掘和培养。企业建立不久,他们就设计实施了人才战略,聘请了张维用等琉璃雕刻大师为顾问,邀请了刻瓷大师房宏、胡建昌等加盟,一大批琉璃精英人才荟萃于西冶工坊旗下。今年66岁的中国玻璃艺术大师、西冶工坊王德鸿先生以撑制而非吹制技艺制作烟壶,堪称中国最后的撑制琉璃传人。撑制烟壶是一个古法。清代开始做鼻烟壶以来就用此法。李志刚誓言传承古法,博山悠久的历史文化不能断代,20159月,他领衔向王德鸿先生行拜师礼,向王德鸿学习撑制琉璃技艺。现在,西冶工坊拥有国家、省市级工艺美术大师、琉璃艺术大师十余名,是传承博山传统琉璃技艺的中坚力量。

  他们还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等科研院校密切合作,组建了中国日用玻璃协会旗下首个玻璃热成型技术训练营——西冶训练营。在国内著名玻璃学术、技术权威、上海大学庄小蔚教授引领下,走向国际玻璃艺术殿堂。一大批设计理念、消费需求与世界接轨的琉璃艺术品设计生产出来。

  2013年至今,西冶工坊的琉璃艺术作品,在全国工艺品交易会和中国艺术名家作品博览会上,多次斩获金银大奖;西冶工坊“喜上眉梢扁瓶”“搅料葫芦瓶”“中国红梅瓶”“观音雕刻瓶”“翠鸟雕刻瓶”“富贵平安雕刻瓶”六种琉璃艺术作品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西冶工坊荣获“十二五”山东省工艺美术行业发展推动奖、首届全国建筑玻璃艺术设计大赛铜奖;琉璃雕刻“丝绸之路”“戏曲脸谱”及琉璃雕刻“吉祥福禄丝网瓶”获2016第八届中国(山东)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琉璃雕刻“西域风情琉璃罐”“印象斑马”及“水墨写意将军瓶”“洛神赋”“西域风情缠丝瓶”“波斯情调”获银奖;西冶工坊琉璃梅瓶两件被钓鱼台国宾馆收藏,“丝绸之路”被台湾新竹博物馆收藏,“蹴踘图”被临淄齐文化博物院收藏。2016年,西冶工坊被确定为淄博市陶瓷琉璃九大品牌之一。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中国国家领导人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为出席活动的国际贵宾举行非正式晚宴,倾注了李志刚大量心血的西冶工坊琉璃花器——“天鹅献瑞”,优雅地摆在了各国领导人面前,增添了国宴的品味和光彩。西冶工坊一时声名鹊起。

  这是李志刚的机会,也是博山琉璃的机会。博山这个明清以来名副其实的中国琉璃制造中心或许会因为高端手造琉璃工艺品的问世,续写中国琉璃与世界对话的崭新历史。博山籍著名作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管理局局长张宏森看了工厂后,欣然命名西冶工坊,把李志刚的开拓与源远流长的西冶街琉璃文化做了一个链接。这个链接打通了李志刚与博山传统文化之间的脉络,让李志刚的博山文化情结又经历着一次新的震荡。